主页 > 高新事例 >〈分析〉日本经济:从落后者成为领先者的挑战之路 >

〈分析〉日本经济:从落后者成为领先者的挑战之路

2020-06-10

日本经济长期处于通货紧缩泥沼,但近几年开始出现脱离低迷的曙光,在私人企业资本支出优于预期的情况下,今年第 2 季GDP 年增率达3%,创2016 年第 1 季以来最大增幅。

日本正从落后者的角色,转变为市场领先者,过去近 30 年来,有诸多总体经济与个体经济因素影响着日本经济,而本文将从劳动生产增长率、人口老化与私人企业资本支出提升等面向探讨日本经济的展望。

一. 影响日本经济主因:

日本面临人口老化、社会福利体系挑战、高额公债、低迷的私人企业支出与停滞不涨的股东权益报酬率 (ROE),诸多问题造成日本经济在过去 20 几年,呈现通货紧缩状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近几年日本在总体和个体经济部分皆有改善,名义 GDP 增长有所起色,而在 G7 国家中,日本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为最快的,日本私人企业资本支出出现成长。

二. 政策:

日本政府已针对特定问题,提出改善方针,为了使社会福利体系更具永续性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前表示,无论如何都将在明年 10 月将消费税从 8% 提升至 10%。然而,部分分析师警告,此政策可能将削弱私人消费,对日本经济复甦造成影响。

公债方面,2018 会计年度 (2018 年 4 月到 2019 年 3 月),日本政府计划的公债发行量,预期比 2017 年水平减少约 7 兆日圆,至约 134 兆日圆 (约 1.2 兆美元),12 日 10 年期日本公债殖利率为 0.109%。

三. 日本经济展望:

1. 劳动生产增长率

儘管人口老化问题,使投资者担忧日本劳动生产率将下滑,但数据显示,劳工年龄与生产力并无绝对关係,而日本劳工过去 5 年的生产率增长速度,为 G7 国家中最快的。

美系外资预测,日本 2021-2025 年的劳动生产增长率将攀升至 1.7%,高于 2013-2017 年的 1.0%,当中製造业贡献主要的增长,但服务业的劳动生产增长率较疲弱。

劳工组成部分,越来越多女性和海外劳工加入劳动力市场,目前日本约有 130 万的海外劳工,2012 年时仅有 70 万人,而日本女性劳工的比例,高于美国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 (OECD) 成员国的平均。

因应可能的劳工短缺问题,大型企业指出,更高程度的採纳科技为解决办法,中小型企业表示,再造工程和提升工资为可能方案。

2. 国内生产总值 (GDP)

劳动生产率的攀升,将使日本宣告终结长期的通货紧缩,名义 GDP 增长率在 2021-2025 年有望达 2.2% 水平,目前日本的名义 GDP 增长率正处于 1997 年以来的高点。

美系外资预测,2025 年前日本的名义 GDP 将达 640 兆日圆,比 2017 年的水平高出 17%,而 2021-2025 年的实质 GDP 增长率预测值为 1.3%。

3. 私人企业资本支出提升

日本私人企业资本支出第 2 季季增 3.1%,高于预测中值 2.8%,此为 2015 年第 1 季以来最快的增长,展现连续 7 季成长。

大型企业 2018 年财年的资本支出增长率,预计将从去年同期的 5.1% 增长至 7%,未来 3 年的年均複合增长率则为 6.7%,中小型企业未来 3 年的增长率预测则为 2.8%。

大型企业预测,投入自动化 / 机器人、人工智慧 IoT 的资本支出在 2020 年前将倍增,主要投入产业为汽车製造、科技硬体、半导体和材料。

四. 日本资产市场

1. 股市

MSCI 日本指数的股东权益报酬率 (ROE) 近几年表现亮眼,已从 2012 年的 4.4% 攀升至目前的 9.8%,美系外资认为,在 2019 年年末至 2020 年年初,可能会面临一些下行压力,但之后将展现另一波涨势,预计 2025 年前 ROE 可达 12.0%,与 MSCI 世界指数的 ROE 差距,将从 7.6% 缩窄至 2.5%。

透过销售额提升与控制成本,企业提高营业利润率,同一时间,公司税降低、利息下降和其他非经营性支出减少,为日本企业改善 ROE 的主要因素。

美系外资预测,MSCI 日本指数的股价净值比 (P/B) 将从 1.25 提升至 2.15,为 1990 年代以来的高峰。主要贡献产业为科技硬体、製药业、材料和银行,汽车製造和电信通讯的 ROE 则面临下行压力。

2. 汇市

日本为出口导向国家,且经济长期处于通货紧缩情况,因此实际有效汇率 (Re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) 在过去 20 年持续走低,目前兑美元汇率将近历史低点,12 日暂报 1 美元兑 111.45 日圆。

〈分析〉日本经济:从落后者成为领先者的挑战之路

过去由于日本的低利率,投资者大部分选择购买以美元计价的外债,分析师认为,在日本生产劳动力提升的情况下,有望推升 10 年期日债实质殖利率,将有望使部分资金回流,带动日圆的实际有效汇率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